贪得无厌

最近杠杠不太“乖”——根据我们的定义,“不乖”就是指他哭得多了些、闹得多了些,让本父母没法抽身休息或拥有自己的时间,或是让我们多几分担心与焦虑——所以心里有几份抱怨。

不过晚上和太太祷告的时候突然被提醒,其实几个月前、在孕期后半段,我最多焦虑的压根不是乖不乖,而是健不健康、平不平安。不管是身边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圈的所见所闻,还是网上的各种案例(如果你不知道母亲和孩子可能会遭遇多少,可以试着了解一下),都让我近乎焦虑,生怕到时候有了什么闪失该怎么办。

但当孩子(目前来说,希望不是立flag)没啥基础大毛病时,就很快就将这些焦虑和当时对神的恳求抛诸脑后,并开始新一轮的贪得无厌。现在想想,以前遇到重大困难、做全麻手术的事前与事后莫不是如此。假如我是神,那人类肯定就完了,因为他们都和写文章的“我”一样贪得无厌、变幻无常。然而主耶稣却不这样,他知道万人的心,却不以此轻看、贬低人,他知道万人的心,但不会幼稚到因人的成功而激动、因人的失败而绝望,他知道万人的心,但他仍然谦卑柔和,我想他或许看待我的种种如此时,是一种“笑而不语”(褒义)。

婚姻给女人带来了什么?

网上有一些有意思的金句,例如“婚姻给女人带来了什么?”且不说怀胎与生产的苦楚(创3:16)、老公眼里没活儿、宝宝不乖这些大字眼,光就睡眠来说,旁边睡个大活人一般来说肯定也会降低睡眠质量(希望不要打破年轻人对婚姻的美好憧憬)——最近一个人睡,睡眠质量好了很多。

其实也可以把这句话改成给男人带来了什么?又或者把婚姻改成生娃,想到早上看的这篇文章,如果不生娃,我也不需要经历以下焦虑:封控期间我曾很焦虑,也在脑海中“排练”过类似情景,很不幸这种情况最终真实上演在他人的生活中,并以这样一种结局收场。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应该也会和这个人做一样的事。又有多少若身处前几年或其他地区则属于“好人”者,在今天的这片土地成了违法者?

不过,我想,有一个事实就是:这些——婚姻也好,生娃也好,或者最本质而言,信仰/福音也好——本来就不是来给我们带来好处的(当然,是会有一些甜蜜与感恩)。世上的一切都不是要给我们带来地上的好处,而是提供一个契机,让我们默想天上。我们有责任和必要去发自内心地、符合圣经地体恤、关爱地上的受苦之人,这是单单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有一位在天上的父,并且祂按祂的形象造了我们和我们要关爱的人,我们处于凯波尔所说的世界这座剧院之中,因此我们既是演员、又是观众。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