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眼长老会的单弟兄对会众很失望:他们怎么就不能理解神爱他们呢?

记者来到红眼教会的时候,正巧遇到单弟兄在上成人主日学,只见他眉飞色舞、情感充沛:神爱我们,祂看顾我们就像牧人看顾羊群,祂不打盹也不睡觉……情到深处时他抑制不住激动,狂敲桌子:神爱你们(咚咚咚)!主耶稣爱你们(咚咚咚)!主耶稣柔和谦卑(挥舞拳头)!……

红眼教会的小野姐妹告诉记者,自己对这种表现形式很害怕,“说着最温柔的内容,挥着最硬的拳头,不知道是他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张弟兄也有同感,“我都六七十了,见得多了,但还是对这种情形感到后怕,啥情况啊?”正说着,边上单弟兄又在对姐妹进行圣经辅导了,“你说话呀,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不说我怎么辅导你?你怕谁你跟我说!”

到了这天晚上,单弟兄又在热心带小组了,“灰心沮丧、疲乏无力、幻想破灭、愤世嫉俗、灵魂空虚的人吶(咚咚咚)!精疲力竭却须继续前行、觉得自己的生命在不断走下坡路的基督徒吶(咚咚咚)!神爱你们(敲桌子)!主耶稣爱你们(狂敲桌子)!耶稣的轭是容易的,担子是轻省的(掀桌)!……”

据了解,单太太患有严重的抑郁,“他总是对我大吼大叫,态度很差,讲起神学却又是一套一套的,我想神所做都是好的,正统神学也是必要的,那问题只可能出在他这个人身上了,可他又觉得自己没有问题,那是我出问题了?”

截止发稿时,单弟兄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问题,“我看有的人内心特别敬虔,却也每天写洋葱新闻;我头脑上爱大家,心里不爱大家哦不行为上有些小瑕疵,又有什么问题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