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速长老会的陈姊妹在封城结束后遇到了糟心事。

“本来解封是件挺高兴的事儿,但王弟兄的一番话整得我很郁闷。”原来,结束了几个月的封城后,超音速长老会重新开始了线下聚会,聚会结束吃饭时,弟兄姊妹的一翻闲聊却让小陈坐立难安。

同桌吃饭的小双告诉若水漫海,大家顺口聊到了奉献的事儿,王弟兄就说自己很开心终于线下了,可以把前几个月积攒的奉献给到教会,“很感恩,又有奉献的机会!”

“什么?解封了还要补之前的奉献?”陈姐妹的呐喊已经到了嗓子眼,但看大家都阿们,最终还是没敢问,只能在心里默默流泪,“早知道前几个月少买点东西了,我以为封城了之后奉献也一起封掉了呢。”

截至发稿时,陈姐妹发现了一件更郁闷的事儿,因为王弟兄这两天在小组里让大家为他代祷,自己封城前被裁,拿了N个月的赔偿金。“好家伙,他这几个月既没有工资需要奉献,又不用把赔偿金拿来奉献,你真该死啊!”“主啊,你这样还不如不解封!”

(编注:“你真该死啊”是一句网络调侃,是兄弟情的一种新型表达形式,一般是兄弟表现自己过的好的时候,所用的回复语。比如一起单身的哥们突然脱单了,你就可以祝福他:“你真该死啊!)


正经一刻:奉献(以及其他所有包含行为的表达,唱诗啊、读经啊、灵修啊、读神学啊、发朋友圈啊)都容易让我们在律法主义和反律法主义这两种极端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