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的小黄弟兄学到了关于祷告的宝贵一课。

雅马哈教会的弟兄姐妹最近都很喜欢小黄弟兄,因为他总是对人说“为你祷告哦”。

冯姐妹表示,“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看小黄现在就表现出很浓的教牧情怀,很适合以后当牧师!”曹弟兄则认为小黄的父母很尽责,“小朋友是大人的照妖镜,这样看来,大黄弟兄真是个敬虔的父亲!”

但故事很快迎来转折,因为有一次小黄弟兄故技重施后,对方在微信里和他说:“小弟兄谢谢呀!”结果小黄脱键盘而出:“客气,就打个字的事儿。”教会上下对此很重视,特地约谈了小黄和大黄,重新教导他何为祷告的意义,小黄表示要认真学习。

截止发稿时,三岁的小黄弟兄将重心从祷告转向神学教导,他告诉若水漫海:神学教导可以凭良心说“客气,就打个字的事儿”了!同时,教会的冯姐妹也再次表示,“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看小黄现在就表现出很浓的神学情怀,很适合以后当神学家!”


正经一刻:

  1. 不要认为祷告或神学就是打个字的事儿——不过这种误解似乎很常见,许多行动上的矮子(如笔者)、工作不咋地的人(如笔者)、公立教育阶段学习不如意的人(如笔者),都喜欢以各种形式在所谓的神学领域分一杯羹。祷告也好,神学也好,都是我们整全有神论世界观的一部分。
  2. 不要认为神学不“实践”,或认为神学与实践是分割的两回事。我们通常如此认为,是因为当我们提问(如:如何谈恋爱?)时发现圣经没有直接给我们提供答案,人生遇到大事时圣经没有直接告诉我们如何做,因着圣经没有直接满足我们的需求,所以我们就认为圣经/神学不实践,然而恰恰相反,神学要规范我们提的问题(我们预设我们总是在提正确的问题),也让我们明白方向究竟在何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要理问答在普遍层面的智慧之处的一部分就在于它教导并示范应该如何提问、为何提这些问题、为何以这种顺序来提问——虽然它的答案也很重要。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