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今年夏天有什么事令自己更加正视自己的话,空调温度应该能排前三。

不记得开始开冷气具体是几周前了,但这次有种体验一直徘徊在思绪中:自己开始怕冷了。过去几周断断续续思考着这体验,脑海中浮现出几幅回忆画面,大约就是很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咋地、舍不得开空调,就算开,那也是我在父母房间打地铺共享一个。照理说冷气往下走,但那个时候的自己永远嫌空调不够冷,想方设法地偷偷把温度调低,觉得23才能算开空调嘛!但微操作终归总会被父母发现,温度设定也总会回到26度——这温度在我看来跟没开一样。

今年则有点不对劲,只要温度低于26度,身体就会立刻跟头脑打小报告,即使心里有意忽视,头脑最终还是拗不过手脚,不但得乖乖把温度调上去,还得打开“防止吹”才安心。我常觉得贫穷将一些事印刻在了我的血液里:吃饭总想着尽量吃完、觉得更凉快的空调才是空调等等。简而言之就是三个字,“舍不得”。

但再怎么舍不得,到了28岁也都得服老,吃不下就是吃不下,觉得冷就是觉得冷。虽然也会有念头闪过:说不定是以前的空调没现在给力呢?但随想似乎也走不到更远的地方了。恩师中的恩师留言说恭喜快荣升父母了,结婚后自己的许多世界观得到重整,越来越重新认识、重新理解父母。

最近的几篇讲道常萦绕在头顶,看到其他孩子时也会引发自己的憧憬,虽然28了,但还是很怕死,还是不够爱神、爱身边人,还是不够有眼力劲儿,盼望神继续怜悯我这不配的罪人,怜悯这片饱受几年摧残的土地,也祝福正在看这篇烂文的你。

广告